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情感】遇见她我初心萌动,8年后枝头的思念终花开成妍

导读:

  从见到楚楚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把她装在心里了。当时的我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是爱。就知道我喜欢看见

  从见到楚楚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把她装在心里了。当时的我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是爱。就知道我喜欢看见她,知道有她在隔壁班坐着,我就愿意在这个学校呆了。每天早晨起床上学如果有些不情不愿,一想到到了学校就可以见到楚楚了,我就麻利地背上书包去学校。

  最初的心动,还在年少的时候

  我喜欢楚楚(化名)从11岁开始,是的,11岁。在大人们的眼里,11岁的少年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可那时候我确确实实喜欢上楚楚了。

  真所谓,情不知为何而起,一往而情深……

  那一年,我随做生意的父母来到那个南方小镇,他们把我送到镇上的一所小学插班到五年级。学校是陌生的,周围都是一张张陌生面孔,我孤独,我想念家乡,想念旧时的学校和同学。可一个孩子是没有选择权的,父母走哪里就得跟到哪里。父母安慰我说,到了新学校我会交上新朋友,可我不是那种容易适应环境的孩子。刚进学校的那一阵,我很不开心,回家就念叨着让我爸把我送回老家去,老家有爷爷奶奶可以照顾我。看我这么不适应,父母开始考虑我的要求。

  就在他们和老家联系的时候,我却再不提回去的话了。他们不知道,我在隔壁班惊鸿一瞥般地看到了一个女生,一个可爱、甜美的女生,她就是楚楚。

  从见到楚楚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把她装在心里了。当时的我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是爱。就知道我喜欢看见她,知道有她在隔壁班坐着,我就愿意在这个学校呆了。每天早晨起床上学如果有些不情不愿,一想到到了学校就可以见到楚楚了,我就麻利地背上书包去学校。楚楚在邻班,有时候即使在学校也会碰不上,看不见楚楚,我心里特失落。

  能看见楚楚的机会不多,一般是大课间做课间操,我可以远远地瞅她几眼。还有一个时间是做值日,如果能轮到我和她一起在校园院子里做值日,那就可以近距离接触了。为了获得这个机会,我和班里的同学换值日时间,哪怕为此多干活也在所不惜。

  终于和她打扫同一个卫生区了,有这么近距离的说话机会,我却不敢说,我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她——因为男孩的害羞,更因为胆小不自信。总觉得自己是外来的,又貌不惊人,学习一般,家庭条件也一般。听说楚楚的学习非常好,举止又那么大方。她在我眼里是耀眼的星星,我和她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

  为了缩短和楚楚的距离,我努力学习,她成了我学习的动力,我要让自己变得优秀起来,这样就有机会和她交朋友了。半个学期下来,我的成绩大幅度提高了,我成了班里的优秀生,得到了老师们的普遍好评,在年级中有了一点知名度,这样就很自然地和楚楚交上了朋友。所谓朋友,也就是两人碰上了,会交谈两句,比如今天你们布置的作业多不多,比如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等等。就这样几句普通的交谈会让我非常开心。

  有很多次机会,我想告诉楚楚我喜欢她。可每次面对她,我又没勇气说出来,我多想告诉她,我喜欢她,很喜欢,喜欢得不能自拔……可这话太难出口了。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我,我怕我的表白会吓着她,更怕她对我有看法。那样的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一次次的欲言又止,最终我只能把我对楚楚的喜欢装在心里,选择沉默。

  离开了小镇,心却留在那里

  转眼间两年过去,我小学毕业了。毕业意味着分离,我父母就等我毕业的这一天,他们要结束小镇的生意去别的城市发展了。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装满了多少不舍。舍不得离开这个给我温情的小镇、舍不得母校、舍不得同学——其实,我最舍不得的是楚楚。我知道,这一去意味着跟她要永远分离了,这辈子也许再不会见面了。周围都是欢声笑语,同学们都期待着新学校,新的学习生活,唯有我心里装满了离情别绪,这份不舍甚至都没法表达出来。

  最难过的是,楚楚甚至根本不知道我对她的这份感情。开完了毕业典礼,又照了毕业照,该到散场的时候了。犹豫再三,我走过去叫住楚楚,说:“我送你回家好吗?我和你顺路。”楚楚有些诧异,可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了。

  走过两个路口,我终于不好意思再往前送了,同学两年,她知道她家和我家不在一条街上。在那个岔路口,我停住脚步,看着她拐进那条两边都是垂柳的小巷,看着她的背影在柳枝掩映中消失,真是万般滋味袭上心头!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在忙乱和空虚中过去。忙乱的是父母,他们忙着为结束生意、搬家启程做准备,而我心里只有不舍,没法说出来的不舍和空虚。

  转眼间到了离开的日子。离开小镇的前一个晚上,我非常想去和楚楚告别,我甚至都给她买好了礼物,一个跳舞娃娃的八音盒。我做了一假期的准备,也在心里挣扎了一假期。临走的前一个晚上,我手里拿着礼品小盒子,悄悄往楚楚家走去,都快到她家门口了,我退却了。莫名的害怕,我不知道见了她该怎样说,怎样拿出这个礼物,我更怕面对离别时的她。

  偷偷地去,又悄悄地返回。没有人知道我曾有过这样的挣扎。

  第二天上午,我和父母离开了小镇。看着熟悉的街景在车窗外不停地倒退,我泪如雨下——

  别了,给我温情的小镇;别了,我少年时的朋友……我妈看我泪流满面的样子很吃惊,问我怎么了?我说舍不得这个地方,也舍不得同学。我妈说,到新城市新学校会有新同学的。新城市新学校自然会有新同学,可新同学中有楚楚吗?没有楚楚的地方对我毫无吸引力。我哽咽着说,我要这里的同学。我妈说如果你想他们了,以后可以回来看看。

  车在前行,我的心却留在了那难忘的小镇。那是个普普通通的南方小镇,有绿的山、绿的水,还有水渍斑驳的新旧建筑,可它在心中永远是独一无二的。我少年时最美好的两年是在那里度过的,我在那里遇到了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我永远忘不了小镇,永远忘不了她。

  6年的等待,终于如愿牵了手

  新的城市很大、很发达,客观讲比那个小镇强多了。可我就是不喜欢,我讨厌这里的喧嚣,讨厌这里的灯红酒绿,我怀念小镇的山山水水,更怀念小镇的人。新学校比小镇我的小学校园漂亮得多,也大得多,我也不喜欢。

  没有楚楚的城市在我心中是空的,没有楚楚的学校在我眼中是乏味的。但我只能呆在这里,我眼前的岁月是无尽的难挨的岁月。少年叛逆,我再不是当初那个听话的小男孩,我闹腾得厉害,我说我要回小镇,父母不明白那个小地方有什么东西勾了我的魂,他们是再怎么都想不到我这么丁点的人会有心上人。

  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其实还是我妈的一句话让我安生了下来,她说:“我不知道那地方有什么让你舍不得,我也不想问。但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只有把学习学好了,长大了才能实现你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