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服装经营户:这个“冬天”格外冷

导读:

原标题:疫情冲击波丨服装经营户:这个“冬天”格外冷

  如今,国内的服装消费

原标题:疫情冲击波丨服装经营户:这个“冬天”格外冷

  如今,国内的服装消费市场还未完全恢复,海外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又打击了海外消费市场,内贸和外贸都处于不确定中,考验的不仅是企业,还包括许多个体经营者。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了深圳两大服装基地:南油服装批发市场和笋岗外贸服装市场,看到和听到了不同的“故事”。

  关门:一位服装店主的无奈之举

  陈文最终决定把她的服装店铺关了,并且准备向法院起诉业主,希望能够拿回她租店铺时多付的两个月押金,尽管她觉得希望不大。记者3月初采访她的时候,她还说希望再坚持一下。最终,持续低迷的订单,再加上业主不愿意提供更多的租金减免,她再也没有资本可以撑下去。

  陈文的服装店在深圳市南山区的荔秀服饰文化街,而它的另一个名字可能更为服装行业所熟悉:南油服装批发市场。整个批发市场有10多栋老旧厂房,大部分厂房的低楼层是常见的服装店,而中高楼层则是摄影棚、服装设计工作室、直播空间等服装产业链上的各个链条,甚至还有一些成衣工厂

  陈文两年前盘下这个位于某栋大楼二楼角落的铺面,每月的租金3万元左右。店铺的位置虽然不算好,但租金已经是她可以承受的最高水平。本以为在服装行业打拼多年,终于拥有自己的店铺,实现老板的梦想,但现实远比想象残酷。陈文主要做中高档女装的批发,客户主要为湖南、江西等地的女装店,偶尔遇到海外的客户,她也没太上心。但2019年,她的店仅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在她从同行得知做出口更赚钱的时候,她决定把重心转移到出口东南亚,她年前甚至还约了客户来店里面谈。

  往年的1月和2月是店里的旺季,因为深圳的春装在国内占据着一席之地。各地的服装业主都会提前来店里预定好当年的春季新款,但新冠疫情改变了她所有的计划。从2月开始,整栋大楼基本处于封闭状态,国内没有任何订单,没有一分钱收入。原本指望的海外客户,也迟迟没有下文。

  3月中旬,记者再次来到南油服装批发市场。相比月初的空无一人,现在的人流已经恢复到往日的七八成。但市场里见到的最多的是快递员,他们不停地打包和发货。而到店里消费购物的人,相比往年高峰,仍然有很大差距。像陈文所在非临街商铺,更是久久不见一位客人。

  记者在店里采访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越南来的服装批发商。他说虽然越南的服装产业有成本优势,这几年发展很快,但他这几年都在深圳拿货,因为深圳的设计比较新潮,面料也比较高档。但这几天他并没有着急下单,因为他对疫情扩散对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深有点拿不准。

  陈文说,服装批发有很强的季节性,过了春装的旺季,就会连着几个月的淡季。她原本寄希望租金减免能够喘一口气,但最终业主仅给她免了一个月的租金。陈文说,像她一样的准备关店的同行不在少数,不管是内销的还是外销的。也有不少人还在观望,希望能撑到秋装的旺季。但陈文说,很多人不关门,是因为提前交了半年的房租,即使不做了,这些钱也要不回来。

  外贸转内销也不易

  提到深圳的外贸服装市场,笋岗外贸服装市场也占据着重要角色。尽管许多外贸服装的招牌下其实已不再经营外贸服装,但也可以看出彼时外贸服装的“兴盛”。

  “其实,一些外贸服装店内销售的号称原单、尾单的服装,多数来源于承接国外品牌订单的服装厂,因余料较多或成品有些许瑕疵而流入国内市场。不过,国外品牌在境外订单的余料都会控制在极少量的范围内。”在笋岗外贸服装市场经营外贸服饰多年的陈小姐正在搬货,她告诉记者,最近有好几家主营服装出口的企业主动联系,希望把一些多余的货“外贸转内销”。

  黄惠(化名)从事服装纺织贸易行业,她正在和陈小姐商谈,她告诉记者,很多工厂既做外贸单,也做国内单。自己所在的服装贸易公司的大部分欧美客户已经出现暂停或取消订单。“现在海外成为疫情的新中心,出口货物出运严重受阻,当地服装消费市场需求不振,订单下滑明显。特别是现在欧美消费市场走向低迷,客户变得谨慎,纷纷取消或推迟3月到6月的订单。”黄惠说,“70%的欧美客户都出现这种情况,公司正计划举办一些线上对接会,看能不能多出货。”

  黄惠告诉记者,自己认识一些为优衣库等品牌代工的工厂老板,现在做日本市场的工厂可能会比做欧美市场的工厂好过一些,但包括优衣库在内的日本客户也不敢下秋冬订单。据日本财务省贸易统计,2月来自中国服装及附属产品的进口额也减少了65.7%。而在深圳多个大型购物中心,优衣库等品牌也未见大型的促销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