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富人倾资助学乞儿变身白领

导读:

富人倾资助学乞儿变身白领

富人倾资助学乞儿变身白领

今年4月的一天,秦炳诚(中,戴眼镜者)带着他资助的孩子在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门口和外国留学生交谈练习口语。

富人倾资助学乞儿变身白领

这时四年前秦炳诚在东莞樟木头遇上这群乞儿时的合影。

富人倾资助学乞儿变身白领

一个星期前,受助女孩张营营回到东莞樟木头母亲居住的地方。

  我们兄弟姐妹,深受老师恩惠,梦一般改变了命运。

  ———张云

  5年过去,我觉得既享受,又痛苦。正如很多人热爱马拉松,但奔跑在路上时,通常都会筋疲力尽,痛苦不堪。

  ———秦炳诚

  一群孩子在东莞樟木头大街上乞讨,遇见了通晓5国语言的香港人秦炳诚。秦炳诚资助他们上学,后来,他放弃工作,与这些孩子生活在一起,担负一切开支,教授他们外语。故事始于2003年春天,如今5年过去,曾经的乞丐有的成了外企白领,有的已通晓4门外语继续跟随秦炳诚学习。

  这是怎样的5年?灰姑娘能成白天鹅吗?秦炳诚在追寻什么?

  19岁的张云在东莞樟木头一家日本企业上班,当日文和英文翻译。5年前,张云还是一个乞丐,她跪在樟木头火车站旁的街道上乞讨。

  乞丐张云遇到了秦炳诚。这个通晓5国语言的香港人,5年来,和张云等一群孩子生活在一起,从东莞辗转广州,免费教他们外语,还负担一切开支。部分外语有成的学生,到企业上班了。如今,还有6名学生跟他住在广州番禺。他们目前的计划是,今年奥运会自发到北京街头去当志愿者。

  “秦大善人”

  乞儿晴晴被车撞伤,秦炳诚为她支付医疗费,还送她去上学

  48岁的秦炳诚,1983年开始在香港当导游。“那是导游的黄金时代。”秦炳诚当时每个月能挣人民币3万元左右。1991年,秦炳诚在香港著名小区康乐园购买一套近200平米的房屋,至此,他的三套房产使得个人身家超过1000万。

  1993年,秦炳诚携日本妻子和4个子女前往加拿大生活。秦炳诚在那里办语言培训俱乐部,开文具店,继续投资房产。10年后,一家人回到日本。但是,日本生活让秦炳诚感到拘束,他决定到新的地方寻求发展。

  秦炳诚来到了东莞樟木头。他花14万买了一套房子。有一天晚上,他和朋友到一家名叫小雨天的餐厅吃饭。这是樟木头最繁华的地段。餐厅门口,一群孩子伸手要钱。秦炳诚和朋友分别给一个年约8岁的女孩1块钱。之后,过了一个街口,小女孩还跟在身后。秦炳诚和朋友跑了起来,小女孩在后面追。过了三个街口,他们每人再给小女孩10元钱,才得以脱身。

  后来,秦炳诚经常看到那个小女孩,她名叫晴晴。晴晴经常和妈妈一起乞讨,秦炳诚和她家人熟识了。秦炳诚开始在镇上一家外语培训中心上班,“挣不了什么钱,只为兴趣而上课”。他偶尔教晴晴一些英文,但她对英文不感兴趣。秦炳诚跟她父母商量,由秦出钱,送她去学校上学。晴晴去了樟木头一私立学校,交了500多元钱后,校长在那年秋季开学后,卷款潜逃。晴晴接下来继续在大街上讨钱,她父母承诺,等到春季开学,送她回老家上学。但是,就在那个冬天,晴晴被一辆车撞倒,臀骨被撞裂。秦炳诚支付了2000多元医疗费。

  这半年,樟木头几乎所有乞丐都认识了秦炳诚,他们称他“秦大善人”。

  2003年7月,初中二年级完毕,河南周口郸城县的张云来到了樟木头。“面色苍白而忧郁”,秦炳诚在樟木头的十字街头看见张云,她跪在路上,用纸牌介绍来历,以及乞讨原因。秦炳诚给了张云一些钱。

  10月,张云找到秦炳诚,“不想乞讨,想工作。”但是,秦炳诚朋友的厂家都不愿意接受这位尚未满16岁的童工。“你跟我一起学习语言吧,以后就好找工作了。”秦炳诚告诉张云。

  不支付学费,可以学习好几门外语。

  张云来了,还有晴晴的两哥哥,以及晴晴邻居王晨香两兄妹。11月,张云辍学的妹妹张营营也来了。

  乞讨女童

  越来越多的乞儿跟随秦炳诚学外语,他们的父母希望以此改变孩子的命运

  张营营在樟木头有漫长的乞讨生涯。

  老家在河南周口郸城县,张营营4岁那年,随着母亲马小蓉来到东莞樟木头。母子俩住在樟木头火车站旁边一个屋檐下,冬天下雨时分,冻得小女孩直哆嗦。那时,她每天上午10点左右起床,啃个馒头后,就出去乞讨,直到下午3点,回去吃一个馒头后,睡觉。晚上7点,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小姑娘就出没在樟木头“小雨天”餐厅门前的马路上,这是樟木头最繁华的街道,一大群小孩或老人在这里乞讨。

  那时,张营营每天能乞讨到20至30元钱,而每天的黄金时间,则在凌晨1点左右,很多夜宵或从夜总会出来的有钱人,看到在午夜街头乞讨的小姑娘,总是心存怜惜。那时,张营营心头最大的阴影就是警察。不时有警察会在她乞讨时给她拍照。再看到她时,就将一大叠照片拿出来对照,如果发现她在其中,就将她带走,等家人拿80元左右的现金保出去。之后,再次遇到,再次被抓。那是10年前的事。最近两年,张营营听说,职能部门不怎么管了,即便是管,也仅仅是将他们送到救助站,让救助站将他们送上火车。

  张营营每年都会回老家过年。6岁那年,开始在老家村里学校读书,寒假暑假到来时,继续混迹樟木头。

  “现在认为苦,当时觉得好玩。”如今回顾乞讨岁月,张营营甚至觉得比待在老家好。在樟木头,她经常可以吃到白米饭,还有其它可口食物,城市比农村老家,实在是热闹而繁华。

  流浪和乞讨,因秦炳诚出现而改变。

  越来越多的乞讨妇女决定把自己的小孩交给秦炳诚,让他们学习外语。大部分孩子和张营营境遇一样,假期乞讨,跟着秦炳诚之前正在老家读书。他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改变孩子的命运。

  两地辗转

  一场车祸纠纷让秦炳诚和乞儿不得不离开樟木头

  先学英语,再学日语。上课地点,在秦炳诚当教师的那个培训机构。

  孩子们原来住在樟木头火车站后面的山坡上,“洗手间都没有”。秦炳诚就在樟木头火车站附近租了3套房子,让他们居住。“天天都可以洗澡,还可以煮饭!”生平第一次住进“洋房”,张营营至今对当时的生活记忆深刻。从这时开始,孩子们几乎所有的开支就由秦炳诚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