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哲人吴秀波:现实版Frank在女人面前并不受宠

导读:

哲人吴秀波:现实版Frank在女人面前并不受宠

哲人吴秀波:现实版Frank在女人面前并不受宠

“哲人”吴秀波

哲人吴秀波:现实版Frank在女人面前并不受宠

梦露再漂亮也就剩一张照片

《北京遇上西雅图》上映前提前一周搞了几场点映会,其中邀请媒体和业内同行的那场,吴秀波亲自去了。经纪人说,吴老师想来看看大家的反应。采访时,吴秀波习惯把自己描述成看透红尘,随性而为,对所有事情都浑不在意的江湖艺人,其实,他明明仍有很多牵挂。有记者问吴秀波,“您如何能兼顾事业和家庭?”他答:“我在工作的时候想着家,在家的时候想着拍戏,这算兼顾吗?”他真不是故意抬杠,这就是标准的吴氏答案,时刻生活在自己的哲学思考里,不时冒出许多有趣味、有意蕴的金句来,不为给人讲道理,更多的时候像是说给自己听的,然后在行为上不断纠偏,圆满自我。

眼下,吴秀波主演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和电视剧《赵氏孤儿案》同期呈现在观众面前,一个是轻得能飘上天的爱情喜剧片,一个是让人心情沉重的悲情历史剧,谈到如此不搭界的两部作品,他无意识地都聊到了“和暖”的感受。也许这就是现下,吴秀波最渴望的心境。

采访时,他手边放着一款磨到斑驳的旧手机,至少是五年前的款式,一点也不智能,开机画面上还有两个穿着十分凌乱的小男孩。吴秀波自嘲说,“老有人问我,这是不是你儿子。”然后,他开始很严肃地讲这张照片的故事,照片是他从一本杂志上翻拍的,照片里的两个小孩生活在战乱的国家,每天吃的饭要从垃圾堆里拣,记者拍这张照片时,他们已经三天没找到吃的东西了,两个人正在抱头哭泣。讲完这个故事,吴秀波用很严肃的口吻说:“我如果再肆意妄为的工作,就是从他们那抢饭吃。”

关于哲学 每个人都和上帝签好了一份合同

记者:什么是您所说的“肆意妄为”的工作?开很高的片酬,还是勤奋到不眠不休?

吴秀波:我曾经看过一条新闻,过街天桥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拿刀捅了一个孕妇,从孕妇身上抢了20多块钱,回家和他妈妈过年。所以说,罪恶何尝不是因“爱”而起,爱是什么?爱是求生的欲望,你求生的欲望很有可能令别人丧生。我努力的工作,我要活得更好,我要再让我的生活资源更加的丰富,更加的多,这些都是从哪拿的呢?有人说,是我创造的,可你从哪创造呀?你创造的东西不也都在这个地球上吗?说到底,不还是从别人嘴里抢饭吗?我有一个朋友,在父亲过世前问父亲“幸福是什么”?他爸说:穿衣,吃饭。我以为,这是真理。

记者:但从实际情况讲,在娱乐圈,长江后浪推前浪,不进则退,现在你当红,是人人敬重的“吴老师”,两年不拍戏,别人很快就忘记你还算好的,刻薄的说你演技差,被观众审美疲劳了。怎么办?

吴秀波:马龙·白兰度到最后也是一具枯骨,梦露再漂亮也就剩一张照片。这就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在你生之前就和上帝签好合同的。你说我要活一回,上帝说,好,那得死了回来;你说我想见识幸福,上帝说,好给你幸福你就要承受痛苦,同意吗?我想体会拥有、厮守,好,离别;你想要健康,好,给你病痛,你想见识善良,好,还有丑恶,所有的一切你都签好了。上帝是天秤座,纵使处女座觉得自己再聪明,也没用。所有这些是签好的。接下来整个生命就是段旅程,“上帝旅行团”带你去旅游,让你看完幸福看痛苦,看完健康看疾病,无非如此。就好像你看一窝蚂蚁,你从小到大看过无数蚂蚁,记得那只蚂蚁跟你见过面吗?没有,见过,忘了,都是蚂蚁,谁都是平凡人。

关于程婴 小家的爱得不到成全国家还有什么意义

记者:《赵氏孤儿案》的改编历来成为话题,屡遇争议。这次您对程婴做了三个不同以往的改动,一个是程婴亲自摔死自己的儿子,一个是程婴不复仇,一个是让他最后幸福的死去。感觉上,您希望淡化这个故事忠义、复仇的意味。

吴秀波:我理解,《赵氏孤儿》讲的是一个平民百姓的牺牲精神。它是这样一个故事,家事碰到国事,无异于螳臂挡车。国事是天,家事是地,国事乱天就塌了,如果每一桩家事得不到尊严,所有小家的爱得不到成全,地就陷了,国家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当国事成了家事时,就是最大的风险,屠岸贾这么做了;当一个家庭应对国事时,程婴全家皆死,他献出自己的孩子顶替赵氏孤儿,这是人间极致的悲剧。

我做第一个改动时,因为我无论如何难以说服自己,怎么能像程婴那样把自己的孩子送去死。不怕死的人多了,死算个屁呀?屠岸贾也不怕死,但送自己的孩子去死太难了,那是上天给人类的传承,所以人的天性对下一代有无尽的爱。演员从某些程度上是无法做到完全还原角色的,但必须有舍身跳崖的精神。后来这样改过,我才释然:既然保护子嗣延续是天性,程婴觉得如果把别人的孩子送出去,他没有这个权力,于是他送了自己的孩子,让自己成为一个罪人。而任何人杀孩子都有罪,那个不停杀孩子的人也于心不忍,于是,他一个人扛了所有的事,说声“也罢”,自己摔死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罪自己承担。

记者:您认为,把程婴演绎成小人物的牺牲精神比志士忠义更厚重?

吴秀波:人类有三重力量,第一重叫对抗,我们生来就感受到这种力量,上学时被教育要好好学习,超过别人,为什么?对抗成功意味着你能活得更好。对抗的力量有如人在黑夜中行走手里拿着根木棍,遇到狼的时候给它一棍子保命,但若遇到熊,你能有什么办法?于是,中国古代的大哲人孔子又发现了第二重力量,叫尊重,这力量非常伟大,这重力量像空气,能让比邻的生命得以安居。国家尊重百姓,国家就非常昌盛,领导尊重同事,企业就和谐,夫妻相互尊重,这份感情可以天长地久,所以尊重的力量非常巨大。在一个对抗的历史环境下生存是需要尊重的力量。

在尊重之后,人类发现了第三重力量,牺牲的力量,佛陀舍身饲虎,耶稣受难,圣雄甘地,所有的宗教、真神都富于牺牲精神。这重力量不可琢磨,如灵光闪现,这重力量之辉煌我觉得可能是拯救人类最后的诺亚方舟。可能我说的这些话让人觉得真好笑,凡人怎么能和神一样。但这种力量在生活中比比皆是,我们就是能看到有人跳进河里救不认识的孩子,广东一个架子工从高楼上掉下来时嘴里喊的是“(大家)都躲开!”。

记者:第二个改动呢?这个争议最大,不复仇?

吴秀波:没错,古代“赵氏孤儿”讲的是一个复仇的故事,但作为一个演员,我是从人性进入角色的。“你杀我全家我再复仇杀你全家”,我不想演这么一个故事。程婴和谁都没仇,他只和自己心中的善恶拼斗。他在心中不停地和自己所有的生存力量对抗,让自己践行道义。所以,程婴决不复仇,复仇与屠岸贾没什么区别,所有仇恨介是造化,程婴待屠岸贾的儿子如视己出,他把屠岸贾的儿子教成了程婴,只要屠岸贾的儿子是程婴,所有的罪恶就不会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