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互联网 >

中国第一部长篇足球小说《假球》第一章(2)

导读:

  马强在下午的训练中实在是太不走运了,先是不小心踩着冰块摔得鼻青脸肿,跟着又在分组对抗时被队友

  马强在下午的训练中实在是太不走运了,先是不小心踩着冰块摔得鼻青脸肿,跟着又在分组对抗时被队友狠狠地踹了一脚。

中国第一部长篇足球小说《假球》第一章(2)

  队医摸着他肿胀如馒头的脚脖子心疼得直皱眉头,叮嘱说,你可得注意恢复,三天后的比赛是场硬仗,你不在场上可不行。

  马强敷着冰袋忍住疼,心头不由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这帮二队上来的小子全他妈是愣头青,有这么踢自己人的吗?操!看我不揍他婊子养的!

  队医说,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没事找事啊?

  马强压着火,裹紧了棉衣坐在场边看训练,远远瞅见大鼻子戴维带着翻译往这边走,就小声对队医说,你别跟他讲那么多,这场比赛我是一定要上的。

  队医笑道,你小子蛮敬业的嘛。

  马强没再吱声,心里想,这点伤可千万别坏了老王叔的大事。

  等教练准假后走远了,马强坚持不要队医送,自个一人返回宿舍,在床上躺了会儿,他开了手机给老王叔打传呼,随后将门反锁了,放了支曲子听,默默地等老王叔回话。

  除了父母和姐姐,老王叔是马强最亲的人了。父母早年都是厂里的工人,打小家里就穷,养着姐弟两人一直就没有过上好日子。马强10岁进了体校田径班练长跑,吃住由学校管着,家里的负担才轻了很多。

  老王叔那时专教足球,是体校里最有名的教练,带出的球队总能在市里拿第一,得的奖状多,吃得也好,穿得也好,又有球玩,在小小的马强眼里,没有什么比足球队更让他向往的了。仿佛鬼使神差,马强一次次着了迷地跑到足球场边看练球,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不动,渐渐引起了老王叔的注意。

  有一次训练完,老王叔把马强叫了过去,问了姓名和班组,又问他愿不愿意踢足球。马强激动得面红耳赤,只顾把个小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逗得老王叔哈哈大笑。

  进了足球队,马强如鱼得水进步神速。他从来不在队里调皮捣蛋,也从来不在训练中撒娇偷懒。他在场上踢球的那个狠劲儿,让高年级的同学都怕他三分。几年下来,马强成了小球队中最优秀的球员,生得威猛,技术又好,除了守门员,场上的什么位置都能踢。他自己最想干的是当前锋冲在前面射门,但是老王叔对别人不放心,始终安排马强留守后防线充当御林军的首领。队里的同学因为种种原因无数次被老王叔抽耳光踢屁股,可他却一次也没有打过马强。

  那年省体委组建少年队参加全国比赛,老王叔向上面选送的第一个队员便是马强。马强他们那支队伍是当年全国最棒的少年队之一,一路猛拼狂打过关斩将,首次为省里捧回个沉甸甸的冠军奖杯。返家那天,老王叔亲自跑到火车站迎接,见了马强一把拉进怀里高兴得直掉眼泪。

  体校毕业后,为了保送马强和另外几个队友进入省青年队,老王叔领着他们不知找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路。几个队友至今说起来仍旧是唏嘘不已。马强此后顺利加入省足球队,老王叔那几年也调入省体委的足协工作,负责青少年球员的选拔和集训。虽说见面少了,师徒情份却一点也没有生疏。

  职业化时,省队交给一家私营的大公司管理和经营,改名为野马足球俱乐部。几年的光景,野马队由马强这批正值当打之年的骁勇战将挑梁掠阵,在甲A纵横驰骋战绩彪炳,是国内公认的一流强队。被誉为"铁后卫"的马强在其中的贡献有目共睹众口皆碑。当地的球迷干脆把马强比喻成野马队的"马尔蒂尼"。

  在马强内心的最深处,足球圈里的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超越老王叔的。没有老王叔,就不会有他的今天。对于这一点,马强是毫不含糊的。

  老王叔搞了一辈子的足球,退居二线前没能赶上职业化的好年景,可他几十年带出的学生遍布甲A甲B,有许多人像马强一样是队里的主力和尖子,年纪大些的也有在俱乐部担任教练和官员的。正因为老王叔在圈子里人头很熟人缘很广,联赛刚开始的年头,大家有什么事儿找老王叔出面,没有不给面子和认死理儿的。

  那年头花钱办事没什么特别的规矩,有多少给多少,手头紧了,哪怕一顿饭几条烟,讲的是个情份和义气。这次你有难处我让你一场,下回我不顺当你拽我一把。这球场上抬头不见低头见,踢来踢去就这么几支队伍这么几张熟脸,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说这甲A邪乎,主要是踢球的和教球的把这钱给挣多看重了。钱这个东西,见多了挣多了就会有瘾,办什么事,给多少钱,开始有了规矩和价码。

  马强早就知道自己队中有人背着队里偷偷挣外块,尽管不知底细,却也从来不管不问。说起来大伙都是一个庙里一个炕头的和尚,窝在一起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事不用多嘴多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两年前,队里有个老门将收了外人的钱往门里漏球,不知怎的被人捅了出来让队里抓住了把柄。队里也是杀鸡给猴看,叫几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大汉冲进宿舍大冬天的把人扒光衣服捆起来吊在过道里打,边打边逼他说出实情,使大家听清楚他怎样收人黑钱怎样开门放水……那可真是一顿毒打,活生生打断了一条腿,也就算是砸了饭碗。出院后包括他自己都一致对外说是训练时摔断了腿,从队里领了点抚恤金,灰溜溜地提前退役了。这事过后,队里的大门清一色地全是让外援来守,生怕家贼难防。

  这件事在马强心里烙了块儿疙不矶矶的死疤,那个倒霉的门将在那天夜里发出的血淋淋的惨叫声,使他很久之后每一想起便头皮发麻。

  那时侯的马强,凭良心说,对野马队是忠心耿耿的。

          (8)

  自从在家乡这座城市买了房子结了婚,马强就从未想过要离开野马队转会到其他什么地方去。

  有了家眷,心里便多了牵挂,在场上踢球非得像走钢丝一样小心。偶尔碰上有要好的队友拿一些有猫腻的事儿跟他商量,他是能推就推,实在推不了,就拿对方的球员出气,踢得对方鬼哭狼嚎,然后才会想法子漏开防线。否则就算是收了点钱,他心里也压根儿看不起这种对手。

  他自认为野马队属于甲A最强档次的球队,从来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他也很想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拿一次冠军,之所以每一年都同冠军失之交臂或者只差一步之遥,他觉得全因为那些低级的没出息的球队大把大把地花银子在自己队里买分保级。

  有一年在海埂集训和黄河队的小顺子闲聊,小顺子却不同意他的这种观点。小顺子如今是黄河队里红得发紫的球星,也是国家队中的红人,他同马强在少年队比赛时就是老对手和老朋友了。

  小顺子对他说,你们野马也好不到哪里去,上次你们队凭一记点球赢了我们,是我在禁区里拽倒你们前锋二鬼的,你猜你们老板给了我多少钱?

  马强猜不出。

  小顺子说,顶你半年的工资。

  马强不信。

  小顺子又说,你回去问二鬼我当时跟他说了什么。

  马强私底下找二鬼问这事,二鬼爬在他耳边说,可不是嘛,小顺子把我从地下拉起来,还没忘了说,君子猎财取之有道,你这球可一定要罚进去,别砸了我的财运。

  马强听了,心里的某些东西掺杂在一起很不是滋味。自己流血流汗半年挣的钱让小顺子几秒钟就捞足了,这一点尤其让马强对自己的老板怨恨不已。